天天被告,以后要去哪里找医生帮小孩接生?我们希望得到的是「尊

作者:廖沿萱(实习医师)

前几天,北捷的受难者家属李瑞昌,由于无法接受姐姐不治的噩讯,表示将追究医疗单位疏失,「只是个刀伤,就这样走了,你能接受吗?」他说。

不意外,网路随即出现了一片很大的挞伐声浪:

「哩北七喔?不怪郑捷你怪医生?」
「当时刀伤伤你心肝脾肺肾,这比七伤拳还厉害阿!」
「就是这些鲷民、逼走台湾医生。」

不论是从逻辑(搞清楚是谁杀了你姊好吗)、当时情形(这手术靠杯难的)、或是道德批判上(你不感谢还去怪他?),乡民都作了很详细的论述。但是,比较少人提到的是,为什幺在台湾,医生可以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告?台湾的医疗纠纷处理制度,到底出了什幺问题?

最常出现的回应是,哪有什幺问题?要告个医生,有多难你知道吗?医生都是高知识份子,很难被「定罪」啦。

看看数据好像没错,根据统计,医生要以刑事被定罪,一审定罪率约为25%,也就是说,每告四名医生,最后只会一个有罪,所以台湾的司法没有问题……真的是这样吗?

恰恰相反。很难被「定罪」,正好代表着,太容易被「起诉」。

稍微有点法学常识的人都知道,当检察官要準备起诉之前,应该要蒐集证据、判断无误,再提告。所以理论上,大部分进入判决后,都极可能有罪,一般来说,检察官提起公诉的定罪率约为九成。(编注:法务部统计资料显示,103年度1-4月的法院裁判确定移送检察机关执行的定罪率为96.7%)

那为什幺在医疗纠纷中,要起诉一个医生,变得那幺容易?老实说,这并不能怪民众或是检调,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判断。

天天被告,以后要去哪里找医生帮小孩接生?我们希望得到的是「尊
Photo Credit:Official U.S. Navy PageCC BY 2.0

在医学中,要去区别「风险」跟「过失」,有他的难度,毕竟所有的疾病,本来就有併发症,很多的检查或是诊断,也不见得能有着100%的準确性。而治疗,不论是开刀,还是吃药,又都是「以伤害作为救人的手段」;甚至在面对紧急状况时,还必须在短短数秒作出决定。种种的变数,都让医学中,充斥着不确定性。

到底一个医疗行为的正确与否,就连自己专科的医师,都常常会在晨会中吵的脸红脖子粗;你要一个没有相关知识背景的检察官、甚至民众来判断,实在太难。所以他索性不管,直接起诉,然后交给医审会,然后真正被起诉的,大部分其实都是无辜的医生。问题是他们的噩梦,并不是从定罪开始,而是在起诉就开始……

所以为什幺台湾人喜欢起诉医生?原因很简单。他被告,他要找律师、他要出钱、他要上新闻,很麻烦;你告他,你找检察官、国家出钱,你能威胁他,很爽。

在现行法规下,可以刑事附带民事求偿。以刑事起诉,既不用负担判决费,也省去侦查蒐证的麻烦,更可以在传票发下来的时候当作与医师谈判的筹码,如果最后真的搞到定罪,也可以再要求民事求偿。

况且医生很忙,很忙很忙,忙开刀忙看诊忙查房忙申覆忙教学忙上医学会忙写病历忙看PAPER忙写PAPER,他不可能会想再花时间,一天到晚医院法院两头跑。如果今天他真的衰,风险发生在他头上,他没心力跟你这样耗,就只能选两条路:一是跟你和解,付钱了事;二是不跟你和解,付律师钱了事。即便是和解,价码也大概是十万起跳;而后者要付的,有时候比前者更多。就算无罪,这笔钱也可能拿不回来。

当两造双方进入审判的门槛不同,自然容易造成滥诉。滥诉多了、烦了,还有谁想当医生?

天天被告,以后要去哪里找医生帮小孩接生?我们希望得到的是「尊Photo Credit:george ruizCC BY 2.0

所以为什幺「内外妇儿急」没人走……这几科风险多嘛。人倒在你面前,你要不要救?要救。人死在你面前,你要不要赔?得赔。那你辛辛苦苦上刀看门诊照内视镜扫超音波一天工作18个小时,遇到一个小意外,就要赔掉你一半薪水,你干嘛那幺辛苦是不是?所以还可以选的,就去选小科;已经跳入火坑的,就不做高风险业务。

内外妇儿招不到住院医师,已经不是新闻,就连医学中心,也往往得要二招、三招,才能招满。以天天被告的妇产科来说,目前妇产科医师的平均年龄为55岁,早就是心肌梗塞或中风也不奇怪的年纪,不要以为这没什幺问题,或是很容易解决。直到现在,医学很大一部分,还是得靠经验传承,靠老一代带年轻的一代。当老一代渐渐凋零,新一代又还没有拉拔起来,五年、十年之后,要去哪里找医生帮小孩接生?

不要说五年之后了,现在偏乡就有80%找不到医师愿意进行分娩,执业医师中,只有30%愿意处理高风险的接生业务。这等于是每一个妈妈,最好都要祈祷自己阵痛的时候,附近刚好有大医院。

发生意外,本来就没有人会好受,希望能找到一个人,来承担所有的责任,也是人之常情,可以体谅受害者家属的难过与不捨。但这样的心情,不应该动辄以威胁,甚至扬言提告的方式,转嫁给辛辛苦苦的医生。

人心难以防堵,所以我们才更应该透过制度作修正:像是限定「明显过失」为起诉的条件、额外成立医纠经验丰富的检调单位,或是在起诉前提供可供谘询的中立透明专业医事单位。透过提高刑事起诉的门槛,从制度上,确实改革,才可以减少滥诉的发生。

毕竟,所有的医护人员,在脱下无菌衣,走出刀房之后,希望得到的是尊重,而不是诉讼。爱护医生,请不要随便就告医生,拜託。

天天被告,以后要去哪里找医生帮小孩接生?我们希望得到的是「尊Photo Credit:MilitaryHealthCC BY 2.0

上一篇: 下一篇: